“魔法爷爷”、足球“老炮”、钟表老“匠”……青岛的老年特长生你认识几个

在岛城,活跃着这样一群老年人:他们尽管已退休多年,却忙碌得无暇感慨时间的逝去;他们用余热化春晖,依托过硬的专业优势和丰富的人生经历,为新时代社会文化建设持续注入热情和能量。

“科普爷爷”“科普哥”“魔法爷爷”……这些都是今年89岁的陈祖骥的“头衔”。“什么称谓我都喜欢,但我最喜欢的是大家能重视科普,努力提高全民素质。”陈祖骥对记者说。老骥伏枥,志在科普传承。1994年以青岛大学物理系高级实验师的身份退休后,陈祖骥就开始了他的科普知识推广之路。2006年,他用自己制作的100多件科学实验仪器组建起“科技大篷车”,主动联系企事业单位、学校,开始作义务科普讲座。他还应邀走进中央电视台《越战越勇》栏目,进行科普展示。

10月9日,记者在位于市南区泰兴路的陈祖骥家中看到,房间里的东西多而不乱,墙上展示着很多陈祖骥获得的荣誉证书:2011年获青岛市委、市政府颁发“青岛市关心下一代教育突出贡献奖”;2017年3月被市南区关工委评为“关心下一代工作先进个人”;2017年11月被评为青岛市文明市民……

陈祖骥正在用手机编辑自己的“夕阳红科普”微信公众号,准备发出这个微信公众号的第1545篇推文,内容讲的是碳达峰、碳中和的相关知识。陈祖骥说,现在他每天写一篇科普知识推文,就像吃饭一样,必不可少。

陈祖骥说,这两年因为疫情的原因,他到学校去作科普讲座的次数少了,但他发现了科普的新途径,就是在微信上做推广。每天推文发出后,他都会马上转发给自己的微信好友以及10多个微信群。“推文的阅读量越来越多。几年前我刚开始做这个微信公号的时候,每篇科普文章的阅读量只有个位数,现在已达到了几百人次。”陈祖骥说,他也收获了不少来自全国各地的“铁粉”。

“有时候有新想法了,哪怕是凌晨1点,我也一定会起床尽快写下来。”陈祖骥喜欢从科普热点着手,深入剖析写成科普文章。为了符合网友的阅读习惯,“夕阳红科普”中不仅有图文,还有陈祖骥自己用手机录制的科学小实验视频。“通过现场实验得出的结论,大家才能信服,记忆才能长久。”陈祖骥说。

这些年一心扑在公益科普工作中的陈祖骥,经常利用身边的瓶瓶罐罐、纸箱木板,制作出大大小小科普演示仪器,组成了他的“科普大篷车”。发明制作这些小仪器时,他常常从早干到晚,夏天时汗流浃背,连口水也顾不上喝。这些年来,陈祖骥琢磨出上百个科学小实验和生活小发明。

陈祖骥带着这些仪器走遍了青岛市内和周边区市,开展科普讲座180多场,听众达5万多人次。“最多时一天开了6个讲座。很多时候原本计划40分钟的讲座,结果在孩子们的强烈要求下讲到2个多小时。”陈祖骥说。他把自己的这些科普成果写成了一本书《陈祖骥科普作品选集》。“我年龄大了,写书有些力不从心,幸好有孙子帮忙。”陈祖骥告诉记者,书中的文稿都是他敲出字,然后传给在国外上学的大孙子,大孙子帮忙编辑整理。爷孙俩用了一年多的时间,记录下了陈祖骥多年的科普工作成果。

“有了这本书,我的很多成果就能传承下去了。”说到传承,陈祖骥告诉记者,去年还有一件让他感到非常高兴的事,那就是他的100多件科普“宝贝”有了着落。去年11月,青岛滨海学校“陈祖骥科普作品陈列室”启用。这是陈祖骥与青岛滨海学校共同打造的公益性科普展室,也是山东省科普示范工程项目之一。陈祖骥无偿捐出自己精心制造的100余件科普演示作品,学校则利用专项科普示范资金建设专室、设立专柜,向学生和社区未成年人展示这些作品。

“我的20多个大箱子已经搬过去了,家里只留了一些简单的仪器,方便作小型讲座时使用。大型讲座以后就安排在陈列室里进行。”陈祖骥说,很多青年教师也成为他的“徒弟”,致力于科普工作。

这些年,陈祖骥可谓是为全民科普操碎了心。他告诉记者,10多年前,自己的“科普大篷车”开出去的路并不顺利。当时陈祖骥搜集了几十所学校的电话与电子邮箱,一一联系,但学校都以没时间、不需要等理由拒绝了他。虽然吃了无数闭门羹,但依然没有浇灭他的科普热情,他选择了一所离家近的学校,一有空就去和校长沟通,终于开始了他的第一次科学演示讲座。

“孩子们听得很认线个多小时的讲座,中途都没有人去上厕所。”回忆起第一次讲座,陈祖骥开心地笑了,他说结束后很多孩子围着他要签名。孩子们对科学知识的兴趣成为他的动力。自那以后,开始有学校主动联系他,陈祖骥正式开启了自己的科普之路,所到之处除了学校,还有企业和社区。为了呼吁更多人关注、重视科普,陈祖骥在2017年参加了央视的 《越战越勇》栏目,现场展示自己研究的实验仪器,并附上精彩专业的科普解说,得到初效鹏导演的大力肯定与赞赏:“科学就在我们身边。让我们跟着陈老师发现科学、走近科学。”

“国家需要卫星上天,国民需要科学普及,两者都很重要。前者需要高端人才,后者也同样需要有人来实实在在地奉献。我愿意为科普尽自己的义务。”陈祖骥的话语中流露出对科普教育的紧迫感。他说,自己对科普的执着源于儿时的经历。“我上小学时,老师特别重视科普教育。我们有劳动课,课上老师指导我们自己动手做飞机模型,还学习雕刻。后来我们上化学课时会做肥皂、牙膏。”陈祖骥说,在举办作业展览会时,他经常被选为老师的助手,负责给参观者讲解。这些经历让他从小就对科学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陈祖骥:意义重大。我从退休开始做到现在,这些年的成果比我当老师时要大得多。在大学当老师时,教的学生数量有限;现在做科普,面向整个社会,有很多人在我的引导下关注起科学。

陈祖骥:对于科普这项工作,我一定会做到不能动了为止。我动手能力强,最近还经常到社区义务给居民修伞,倡导大家节约资源。

陈祖骥:现在我身体还可以,一个人独居,每天一定要发一篇科普文章,有机会就去作科普讲座。空余的时间就去中山公园、音乐广场等处唱歌。(观海新闻/青岛早报首席记者 孙启孟 视频剪辑 刘宇航)

“生命在于运动”,今年86岁的王汝晨很好地诠释了这句话。他是中国足协主办的所有正式足球赛事中年龄最大的出场球员,在2017年举行的第九届“中华长寿杯”足球赛中,年过八十的他披挂上阵,在场上踢了20多分钟,创下了赛事纪录。如今,足球依旧是王汝晨生活里不可或缺的部分,他最大的心愿就是跟青岛君和队的老伙计们做一辈子球友。

1956年年底,山东足球队正式成立,当年20岁的王汝晨是首批球员之一,也由此成为青岛乃至山东足球的“元勋”。王汝晨告诉记者:“当时全国各省都成立了专业足球队,山东队起步算是晚的,基础比较薄弱。刚建队那会,队里连个科班出身的教练员都没有,训练方面只能搞‘三从一大’,就是从严、从难、从实战出发,大运动量。我在山东足球队踢了10年球,前5年踢前锋,后5年踢后卫。在我作为专业运动员的10年时间里,山东队总共换了8任主教练,最好成绩是打进全运会前八名。”

从省队退役后,王汝晨回到家乡青岛,执教刚成立不久的青岛市专业队,“那是1970年前后,大家几乎是从零开始奋斗,条件特别艰苦。没有专门的训练场地,我就带着队员们到汇泉广场训练,当时那里是一个荒废的跑马场。没有球员宿舍,我们全队就住在附近学校的教室里。”

就是在这样艰苦的条件下,王汝晨带出了许多后来为山东足球贡献卓著的知名人物,如曾担任山东省足球队队长的姜溪远,他在1979年第四届全运会上随队夺得男足冠军。

作为山东省第一批专业足球教练之一,王汝晨在足球青训方面硕果累累。在他的精心培育下,众多绿茵少年成长为足球名宿,宿茂臻、汤乐普、刘乐阳、国作金、矫春本、王海芳和李春乐等都是王汝晨的弟子。王汝晨当年从青岛市中小会上发掘了国作金和刘乐阳,将他们招入市体校一事,至今被传为佳话。“那时候除了中小会,以学校为单位的校园足球赛事也是教练基层选材的主要途径。我经常带领教练组亲自下去选材,从中发现了不少的好苗子。”

后来成立的利勃海尔少年队之所以赫赫有名,就是以王汝晨的昔日弟子王维满、张健、王灏、宋力、王国栋、范学伟等人作为主要班底。正因为独具慧眼和有方,王汝晨成为青岛足球青训拓荒者。

“中华杯”元老足球赛创办于1992年,这项一年一度的赛事代表着中国中老年足球的最高水平。1993年举行的第二届“中华杯”赛事由青岛承办,在那一年成立的青岛业余足球老年队首次在比赛中亮相,王汝晨是队中主力球员。

此后的每届“中华杯”赛场上都能见到王汝晨的身影。他在2017年刷新了中国足坛的一项纪录:以81岁高龄成为由中国足协主办的正式足球赛事中年龄最大的出场球员。当年的“中华杯”在福建武夷山举行,王汝晨是青岛君和队的主教练兼球员。比赛中他亲自下场,踢了20多分钟,差点破门。他说:“我没想过会打破什么纪录,就是喜欢踢。如果不是比赛里被球闷了一下胸口,应该还能表现得更好。 ”

王汝晨目前执教的青岛君和队常年活跃在业余老年足球圈中。青岛君和队正式组建于2006年,队名取自《论语》中的“君子和而不同”这句话。“不管你是当官的、做生意的,还是下岗的,到了训练场和比赛场上,身份只有一个:君和队的球员。”王汝晨总是这样告诉加盟球队的新人们:“这么大年纪还能聚在一块,这是缘分。”

如今,足球依旧是王汝晨生活里不可或缺的部分,86岁的他最大的心愿就是跟青岛君和队这帮老伙计们做一辈子球友,“我现在全部心思都放在君和队上。我最大的心愿就是让这支球队好好发展下去,让这些一块玩了几十年的老伙计继续玩下去。”

作为青岛君和队的总教练,王汝晨的执教成绩相当辉煌:球队作为历届全国老年足球赛常客,数次闯入前三名,两获全国冠军。青岛君和老年足球队可以算得上是全国老年足球圈内的传奇:2018年,在中国足协主办的“中华长寿杯”足球赛中,君和队兵分两路大放异彩,分别获得60岁组冠军和65岁组亚军;在2019年“中华长寿杯”比赛中,勇夺65岁组冠军。此外,在全国友好城市中老年足球赛中,君和队还获得过一个亚军和两个季军。

王汝晨告诉记者,能在全国老年足球比赛中取胜,青岛君和队的老炮们靠的可不是吃老本,而是扎扎实实地做到一周三练,每次一个半小时,一年四季不间断。为了增加训练难度,他们还会与30岁的年轻球员一起比赛。每次外出参加全国比赛,青岛君和队的规模绝对是全国最大的。在近年的全国老年足球比赛中,君和队均派出40余人分两支队伍参赛。总教练王汝晨让每名队员都有上场比赛的机会,“对我们来说,胜负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能上场踢踢球。”

“古稀足球,怀旧之旅”2022青岛首届A70足球友谊赛将于10月18日开赛,赛事首次设立70岁以上组。王汝晨对此充满期待:“我作为总教练,肯定要率领君和队参赛的。我自己也想上场踢比赛,就算出场几分钟也行,这就是‘古稀足球’的办赛初衷。”

创办于1992年的“中华杯”老年足球赛事是全国历史最为悠久、也是最具影响力的老年足球赛事。来自青岛的参赛队伍在“中华杯”30年的赛事历史上已经夺取了30多个冠军。去年在青岛莱西举办的第29届“中华杯”比赛,青岛中能家樑元老队和青岛君和队分获65岁以上组冠军和季军,60岁以上组冠、亚军则被青岛润天丰家樑队和青岛君和队拿下。

如今活跃在青岛老年足球圈的“大龄青年”们,大多数年轻时就是足球爱好者,基本来自当年各行各业组建的业余足球队,也有不少是从专业队退下来的老将。多年的友谊与相同的爱好让他们在退休后重聚球场,同时,足球运动也让他们保持了健康的体魄和愉快的心情。(观海新闻/青岛早报记者 刘世杰/文 受访者供图)

“钟表维修”如今已经淡出大多数人的生活,成为一种遥远的记忆。然而在西海岸一间不大的钟表铺里,92岁的钟表匠张万臣依然坚守着自己的人生舞台。一张老桌、一盏台灯、一抽屉零件和工具、摆放在店里的各式时钟……在钟表的世界里,他已经摸爬滚打了80年。

在西海岸新区珠海街道灵山湾路与珠山路交界处,有一家名为“老字号钟表店”的老店铺。铺面不大,招牌也不起眼,步入其中,却仿佛能看到时光在挂满墙壁的钟表之间流连不去。就在这间铺子里,老匠人张万臣用一双巧手,一次次校正着偏离的时间。

92岁的张万臣修理钟表已整整80年。铺子里没什么高科技的设备,只有一张木头桌子,一盏小台灯,一堆摆放有序的零件和修表工具。10多平方米的空间里,墙上挂满各式时钟,柜子里摆放着大大小小的手表。正对门口的角落里,老人戴着放大镜,用镊子从去渍油盘中取到齿轮,把细如发丝的轮轴安装在机芯中。伴随着娴熟稳健的动作,停滞的表针再次转动起来。头发与眉毛花白的老人将屏住的一口气轻轻吐出,放下手中的活,和记者聊起了自己与钟表密不可分的一生。

“解放前那会儿,普通人家的男孩子一般都去当学徒,学门手艺。我就是跟着师父学习修表。这是个十分精细的活,很考验耐心,师父看我性格沉稳,认为我比较适合干这个。”1950年,结束了钟表店学徒生涯的张万臣回到家乡,在王戈庄(今珠海街道牌坊街)开了一家钟表修理铺。“当时新中国刚成立,整个胶南县城也找不出几只手表,几天才会来一个修表的。”老人回忆,“三四年后,随着经济发展,戴手表的人逐渐多了起来。当时人们戴的进口手表一般是日本产的,瑞士表很少。烟台有个钟表牌子,叫永康,生产的座钟很畅销。手表中流行的还有上海的‘581’品牌,总有人拿来修理。”说起修表,张万臣打开了话匣子,回忆起过去年代的“钟表故事”。

从上世纪五十年代中期开始,修表、木匠等行业成立合作社,组建起国营工厂,张万臣也从小店主成为一名修表工人。“1970年以后,手表、缝纫机、自行车成了百姓生活中的‘三大件’,戴手表的人越来越多,来修表的人也增加了好几倍。”张万臣告诉记者,当时他暗暗感慨,老百姓的生活越来越好了。

上世纪八十年代中期,张万臣从国营厂退休,在如今的灵山湾路上开了一间修表店。当时,店里每天都能接到十几单生意。如今,随着科技迅猛发展,曾经备受追捧的“三转一响”淡出人们的生活,而92岁高龄的张万臣仍然坚守在案桌前,在方寸间做着世上最细致的活。

“爷爷的生活作息特别有规律,每天早上4点多起床,先出门晨练,再回家做早饭,吃完了就来钟表店上班。11点半左右,我会和爷爷一起回家吃午饭。12点半到2点是爷爷的午休时间。中午起床后爷爷会到店里继续工作。下午下班后,爷爷会在5点到6点间吃晚饭,吃完了就泡上一壶茶,边喝茶边看新闻。晚上9点钟左右洗漱睡觉。这种规律的生活作息使爷爷一直保持着良好的身体状态,上班时比年轻人还有精神头。爷爷总叫我少玩手机,保护好自己的视力。”张万臣的孙子张松涛告诉记者。

谈起为什么热爱这份事业,张万臣感慨良多。“这是一件特别能给人成就感的工作。当你安放好那么多用手指捏不起来的细小零件,让死气沉沉的钟表再度‘活起来’,自豪的心情简直没法用语言形容,所以工作的时候我很快乐。现在我将手艺传给了孙子和徒弟们,希望他们能好好学、好好干。手艺是一个人最宝贵的财富,花钱买不来,别人也抢不走,希望他们能好好传承下去,秉持着为人民服务的良好心态,好好经营这一方天地。这间铺子是我的心血啊。”张万臣环顾店铺,深情中满是眷恋。

“爷爷在教我们手艺时十分严格,可不像平时那么和蔼。他常常叮嘱我们要细心、细心、再细心,机械结构精妙复杂,每一个环节都牵一发而动全身。他也从不吝啬,将自己所有的手艺和心得倾囊相授。我们的技术都比不上爷爷,有的客人拿来的表问题复杂,要爷爷出马才能解决。也有一些老顾客,指名要爷爷修理自己的表。”张松涛说道。

“表随主人,有的客人衣着整洁,手表也保护得好,摩擦的痕迹很轻微;有的客人一看就是不拘小节,表上有许多磕碰痕迹,损害严重。遇到爱表之人,我心中总是多几分敬重。”张万臣说道。“手表不仅要修,也要养。因为机械手表的走时是靠机芯齿轮与发条带动,金属长时间接触磨合,滴在机件上的润滑油时间长了会逐渐挥发变干,齿轮的相互摩擦会产生一些金属细屑,灰尘等也会不断从表壳缝隙处侵入,产生积垢。因此,手表使用一定周期后,便需要拆装机芯零件进行清洗和注润滑油。手表时走时不走,很大原因是机芯动力不足。一般自动机械表出现停滞状态,是因为长时间、睡觉,没有上足发条。动力不足会严重影响机械表的走时精准度,甚至造成机械表故障。希望大家能爱护手表。”

“老字号钟表店”里,每天都有人送来各式各样的手表、座钟,等待修理过后重新焕发生机。如今不仅92岁的张万臣亲自坐镇,跟随他30年的徒弟和学艺近10年的孙子也能撑起半边天。小小铺子里,几代“时光守护者”努力着,书写着对手艺的坚守。

“每天我都来店里,雷打不动。我在这儿守着,让时间不要走错。”张万臣笑称,要与自己热爱的事业相伴终生,直到眼睛花了、手抖了的那天。“修钟表,除了要心细,更要心静。这是一项十分精细的工作,因为所有的零件都极其细小,所以手一定不能抖。我当初做学徒时,光是练这一点,就下了很大功夫。总有人说上了年纪的人不宜做钟表维修工作,因为手抖了、眼花了。可我真的很热爱这一行,为了防止手抖,我滴酒不沾,平时也很注意休息眼睛,所以现在这么大年纪了,手也不抖,看东西也清楚得很。”张万臣说道。(观海新闻/青岛早报记者 王彤 摄影 通讯员 李亮 视频剪辑 刘宇航)

世界上最稀少的鸟类之一、被称为“神话之鸟”的中华凤头燕鸥,在胶州湾里养育幼鸟的一个瞬间,被青岛市观鸟协会会员王好诚拍摄下来。10月8日,东亚-澳大拉西亚飞行路线伙伴关系(EAAFP)秘书处及其海鸟工作组宣布了2022年“燕鸥年”摄影比赛的结果:王好诚这张照片,被评选为“最佳鸟类物种照片”。

“2016年青岛市观鸟协会在大沽河入海口附近记录到4只中华凤头燕鸥,从那时开始,协会就开展了中华凤头燕鸥专项监测,随后发现的一年比一年多。”昨天,在燕儿岛路王好诚的家里,他向记者介绍,市观鸟协会多年观察发现,所有已知繁殖区的中华凤头燕鸥都会在繁殖后来到胶州湾聚集。

“多年来协会记录到了很多中华凤头燕鸥的‘生活’场景,已经能够证明胶州湾是中华凤头燕鸥迁徙前最重要的聚集、羽化地,也是训练和喂养幼鸟区。”王好诚说。

回忆起拍摄这张照片的过程,王好诚告诉记者,当时鸟儿衔着鱼返回时,他就调好了镜头,幼鸟张嘴接鱼的时候,他连拍了7张。“这一张鸟儿的眼神最能表现‘家长’的慈爱,也最能打动人。”

王好诚年轻时就喜欢摄影,退休后成为野生动物摄影爱好者,为了拍摄野生动物已经去过60多个国家。74岁的他目前已是加拿大摄影艺术协会会员、美国摄影学会(PSA)会员、国际摄影比赛实习裁判。

“我年轻时用的是胶卷相机,那时就是拍着玩。退休后,我就开始一心研究摄影。”王好诚告诉记者,他只有现在居住的一套房子,积蓄基本都花在了野生动物摄影上。

“老伴和两个女儿都非常支持我。”王好诚看着身边的老伴,充满歉意地说,有次他出国拍摄,回来才知道自己刚离开家老伴就生病住院了,但为了不影响他拍摄,就没有告诉他这个消息。

在拍摄过程中,王好诚时刻告诫自己,注意不要破坏生态,不要干扰到动物栖息。为了拍摄一组鸟类孵蛋的照片,王好诚连续20多天去拍摄地点,每天都用伪装网遮住自己,慢慢靠近正在孵蛋的雌鸟。

“它很警觉,有好几次抬头张望,似乎觉得有哪里不对劲。这种时刻,我就停下来,保持不动。等它放松警惕,我再慢慢向前挪动。”王好诚说。

从鸟蛋到雏鸟,王好诚的镜头见证了不少胶州湾鸟儿的诞生、成长,王好诚也与胶州湾的鸟儿结下了深厚情缘。

“鸟蛋一旦从窝里滚落出来,鸟妈妈就没有办法再把它‘拿’回去。之前为了帮鸟妈妈拾回一颗滚落在窝外的蛋,我差点儿陷在泥里出不来,多亏同伴搭救。”王好诚回忆道。

原来,王好诚将自己在齐齐哈尔拍摄的一张丹顶鹤照片发在网上,被中国驻美国大使馆的工作人员发现,感觉很能在专题国家形象广告中代表中国在野生动物保护工作方面取得的成绩,就与王好诚取得了联系。王好诚二话不说就将原件发了过去。“这也是为国家做贡献,展示我们生态保护的成果,所以报酬的事情我连想都没想。”如今,这张感谢状挂在王好诚家的客厅里。他觉得,这是他最好的一张“作品”。

去过这么多地方,王好诚觉得还是胶州湾最“出片”。他向记者展示的胶州湾鸟浪图片,气势宏大,每一只鸟都显示出生命的力量;鸟儿孵蛋和喂食幼鸟的图片,展示出大自然的生生不息……

“这些年我们观鸟协会一直引导大家关心胶州湾,爱护青岛的自然环境,也通过一些实地观测数据为相关部门提供决策依据。中华凤头燕鸥的照片获奖,是青岛生态环境保护工作成绩的一次很好宣示。所以这次比赛征集照片,我们第一时间在群里发布了消息。”青岛市观鸟协会会长薛琳高度评价王好诚的这组中华凤头燕鸥照片。

20余年,足迹踏过60多个国家,王好诚用镜头追踪鸟类、记录动物、展示自然。

为了拍摄鸟类,王好诚深入森林、爬上高山、蹲守雪地。“当时气温在-40℃,我蹲在雪地里,全身被冻透了,就是为了拍摄雪鸮。”王好诚一边展示他拍摄的雪鸮照片一边介绍。

在巴布亚新几内亚,王好诚曾趟过泥水,跪在泥里,只为拍到十二线极乐鸟的倩影。

“森林里多蚊虫,这个地方蚂蟥特别多,我们穿着高筒靴,扎好了袖子、裤腿,还是逃不过被叮咬。”王好诚指着电脑中的照片说道。

除了恶劣的自然环境,拍摄对象有时也会带来危险。“有一次在非洲追踪拍摄大象的时候,我们的车一直跟在一头大象后面。那头大象可能是被跟烦了,突然转身,做出攻击的姿势,好在开车的向导经验丰富,及时避让,才没有发生冲突。”王好诚回忆说。(观海新闻/青岛早报记者 魏铌邦 见习记者 崔家琳 图片均为受访者提供)

Related Posts

【新华社评论】国足持续发展 适度“降温”正当其时

在昨晚结束的世界杯预选赛十二强赛的一场较量中,国足主场…

新华社评国足0-6:不怕惨败就怕不敢自我否定

北京时间3月22日,国足在中国杯揭幕战中0-6惨败威尔…

西甲:世界排名第5拥有118年历史的皇家马德里绝对不简单

成立时间:1902年 是一家拥有118年且比西班牙甲级…

皇家马德里2-1巴列卡诺:皇马在西甲排名第一

周六晚上,皇马在主场2-1轻松战胜了巴列卡诺,尽管客队…

更新公告 本周赛事更新快来查询你的成绩吧!

马拉松护照用户中心仅提供中国田径协会共办赛事的成绩查询…

篮球比分188直播吧

篮球比分188直播吧是一款非常好用的体育赛事直播软件,…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